生物醫學界的巨星們投奔谷歌 集合大量健康數據是為啥?


2015-11-20 16:22:16   出處:   作者:   
“接觸擁有雄厚技術背景的計算機硬軟件專家,就像沉浸在與同類人的相處中——這一得天獨厚的優勢讓我產生了強烈興趣。”Mega坦言,“這對我的影響之深難以言表。”
  免費暢享的美食,鮮亮繽紛的自行車,高額的薪水——這些是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城的谷歌著名總部Googleplex所為人熟知的印記。不過,心臟病專家Jessica Mega之所以放棄了在哈佛醫學院如日中天的學術生涯,搖身一變為谷歌生命科學團隊的首席醫務官倒不是為了這些。吸引她的是公司的科研理想,而這一團隊很快將并入谷歌新的母公司Alphabet。

  享受谷歌專業數據分析與工程設計培訓的同時,這支生物團隊也肩負著研發微型電子設備的重任。這些電子設備將與其他手段相配合以持續收集健康數據,從而實現對現有技術水平的革新。

  “接觸擁有雄厚技術背景的計算機硬軟件專家,就像沉浸在與同類人的相處中——這一得天獨厚的優勢讓我產生了強烈興趣。”Mega坦言,“這對我的影響之深難以言表。”

  Mega最終決定于三月前往谷歌工作,而這僅僅是頂尖科學家與醫藥工作者們搖身轉變的一個縮影。他們紛紛加入這一團隊,與此同時也開辟著新的職業生涯。盡管計算機科學、工程設計等領域的研究者引導著先前谷歌項目創新的主流(像是穿戴式智能眼鏡Google Project Glass),隨著硅谷向健康領域探出觸角,谷歌與其他技術公司也加速了招募生命科學家的進程。

  “感覺我們將見證著一大批重量級人物加入這里。”加利福尼亞州拉由拉市斯克利普斯轉化科學研究所所長Eric Topol笑言。

  今年九月,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所長Thomas Insel宣布,他即將加入谷歌生命科學公司,協助擴展心理健康領域技術應用的渠道。無獨有偶,分子生物學家Cynthia Kenyon去年也加入了谷歌投資的舊金山生物科技公司Calico,而此前,他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一項衰老研究的項目負責人。

  位于硅谷核心地區斯坦福大學的心臟病學家Euan Ashley 介紹,校內的數據師們也時常為這類公司所誘惑,公司們往往萬事俱備,只候著他們跳出校園的東風。“他們經常被挖走”,他坦言,“我們與谷歌一類的技術公司相競爭,而事實上,他們提供的薪酬往往比斯坦福高多了。”

  然而誘惑遠不止金錢那么簡單。Topol表示,硅谷為這些科技人才提供了高校學術界難以企及的充裕技術資源,實現人生目標的機遇同樣觸手可及。在高校的環境內,科技人員們也往往無法見證從技術到現實的轉化。“比起這些資源,你在學術圈內能夠接觸到的完全不具有可比性,衡量標準也明顯不同:它并非追求出版,而是希望‘讓產品落地有聲’。”他解釋。

  “讓產品落地有聲”——這也是電子工程師Brian Otis在2012年放棄華盛頓大學的終身教職,轉而投奔谷歌時腦海中最堅定的聲音。他在谷歌從事一種“智能”隱形眼鏡的研發工作,通過測量淚液中的葡萄糖含量對糖尿病患者進行實時監測。

  然而,項目啟動時面臨著兩大問題:一是,這一電子設備是否需要在可穿戴隱形眼鏡中嵌入功能性的葡萄糖傳感器?二是,它是否足以提供血糖含量的相關標準?Otis表示,無論是這一項目本身的動力,還是對這些未知問題答案的探索都激勵著他前進。他回想,“如果我帶著這些問題加入谷歌的生命科學團隊,那么便已經鋪就好了回答它們的平臺與資源。”

  事實證明,這一項目是成功的。制藥巨頭諾華公司去年注冊了這項隱形眼鏡技術,而Otis目前也已晉升為谷歌生命科學團隊硬件及醫聊器械研發中心的負責人。“從最源頭的基礎科學走向研發可真實投入應用的產品,‘讓產品落地’,這是我的初衷,也成就了今日之我,讓我得以繼續投身于此。”他感慨。

  蘋果也緊隨其后,加入健康領域的競爭之中。今年三月,蘋果推出了一款專為醫學研究者打造的軟件基礎架構ResearchKit。通過這一架構,研究人員可以從患者手機上收集健康數據,并自主編寫應用程序;四月份,微軟公司啟也啟動了名為沃森健康(Watson Health)的醫療聯盟項目和沃森健康云(Watson Health Cloud),運用微軟自身的認知計算機技術,對不同來源的大批量健康信息進行加工處理。這一服務將通過梳理患者個人電子設備中的信息,協助醫生管理患者健康,或幫助制藥公司更有效地管理計算機云端的臨床試驗數據。

  與此同時,英特爾正加緊研發計算機云服務技術,由此為癌癥患者提供更多個性化定制診療方案;Facebook、微軟和亞馬遜也紛紛向生物醫療與健康領域拋出了橄欖枝。

  然而,谷歌的進軍方式與眾不同:它在潛在健康類應用軟件中投入的資源更多,相較其他參與公司也進行了更多元化的探索。觀察家們估值得出,盡管谷歌聲稱資金開銷不至于此,每年投入生命科學研究領域的金額依然超過十億美元。

  谷歌的生命科學團隊正致力于包括研發新型健康監測途徑在內的一系列項目。與智能隱形眼鏡類似,Baseline Study通過收集受眾的大數據信息,實現對健康狀況的更優適配效果,也得以盡早提供更有效的預防診療措施。

  同時,谷歌也對學術人才進行資助,充分積累了外部合作資源。例如,谷歌基因組正對計算機云技術在基因組領域的應用可能性進行研究,旗下的抗衰老研究公司Calico也已與技術公司、學術機構簽署大量合作協議。

  “與其他生物科技公司不同,他們正向學術界拋出橄欖枝。”來自加州諾瓦托的巴克研究所衰老研究中心(Buck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Aging)的分子細胞生物學家Judith Campisi表示。此舉也為研究人員們與谷歌進行合作而非大規模涌入提供了可能。

  “對部分高校研究人員而言,加入科技公司也將是激動人心的新機遇。”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大學的物理學家Steven Hyman感慨。然而他也坦言,“如果希望規避風險,其實這并不是一個好歸宿。短期看來,無論是谷歌,還是蘋果、微軟一類科技公司的世界都更易于變化——畢竟,這些公司所探索的領域對于他們自己都仍是未知。”

責任編輯:張蘭蘭

相關熱詞搜索:生物醫學 谷歌 數據

上一篇:讓我們看看那些真正的智能醫療硬件
下一篇:藍光英諾發布全球首創3D生物血管打印機 器官再造成為可能

分享到: 收藏

專題

more>>

中國軟件園區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第三屆中國大數據...

2018年12月11日下午,作為第十一屆中國信息主管年會的..
Email:

藏經樓

more>>

論壇熱議

more>>
欧洲超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