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國CIO峰會在 深圳成功舉辦


2018-10-31 10:28:28   出處:中國信息化周報   作者:中國信息化周報編輯部   
這是最好的時代,新技術驅動新產品、新模式,帶動新業態、新市場。這是最壞的時代,競爭加劇,數字技術的蜂擁而至,讓傳統企業無所適從。
  這是最好的時代,新技術驅動新產品、新模式,帶動新業態、新市場。這是最壞的時代,競爭加劇,數字技術的蜂擁而至,讓傳統企業無所適從。數字化轉型已成為企業尋求新舊發展動能轉換的重要途徑。調查顯示:85%的企業將探索數字化轉型,83.1%的企業將大數據列為核心技術,46.7% 的CIO 在轉型中起主導作用,人才和資金問題依舊突出;轉型的價值尚待證明。作為一場全方位的革命,企業數字化轉型價值幾何?難點有哪些?路徑是什么?4月10日,2018中國CIO峰會在深圳會展中心成功舉辦,齊聚國家部委、央企CIO,分享數字化轉型經驗,交流心得,共謀創新。

  4月10日,由工業和信息化部、深圳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承辦,中國信息化周報社和中國信息主管網執行的2018中國CIO峰會在深圳會展中心成功舉辦。此次峰會是第六屆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 簡稱電博會 )的系列活動之一,主題是 “數字化轉型與領導力提升”。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羅文,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教授楊學山,深圳市副市長高自民出席峰會。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羅文
 

  羅文在致辭中指出,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數字經濟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加快完善數字基礎設施,推進數據資源整合和開放共享,保障數據安全,加快建設數字中國。近年來,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取得巨大成就,數字經濟已深刻融入我國經濟社會各個領域,成為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的重要驅動力。

  羅文表示,工業和信息化部將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講話精神,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戰略部署,繼續做好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這篇大文章,加快推進制造強國、網絡強國建設,加快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推動以創新為主要引領和支撐的數字經濟健康發展。

  羅文強調,推動數字經濟發展,CIO是重要的踐行者、創新者,是推動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主力軍,希望廣大CIO借助電子信息博覽會和本次CIO峰會搭建的平臺,深入交流、務實合作,共同推動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為制造強國、網絡強國建設作出更大貢獻。

  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教授楊學山在會上以“轉型期的CIO”為主題發表講話。楊學山認為,盡管大數據時代已經來臨,但是很多機構和企業還在延續過去以流程為中心的方式,這種方式一定要改變,要以從流程為中心轉向以數據為中心,企業及機構IT的運行維護將逐漸由自身為主轉向外包為主,這是由于技術、人才、經濟各種因素綜合決定所發生的必然的變革。

  變化是必然的,關鍵是CIO如何應變?楊學山給出的答案是三個要點、兩個根本。三個要點:一是要做對的事,解決所在機構和企業面臨的關鍵問題、重大問題;二是把握前進的基礎,要在自己的基礎上做對的事;三是要把握節奏和價值,要把握時機,在恰當的時候做有價值的事情。兩個根本是人才與價值。楊學山建議轉型期的CIO要做明白人,不是看概念、看技術,而是看本質、看規律,做IT一定要真正把價值放在第一位,解決問題,取得價值,才是關鍵。[page]

  來自農業農村部、海關、生態環境部、華能集團、航天科工集團、中鋼集團等部委和央企的CIO圍繞數字化轉型與領導力提升在峰會上踴躍發言,諫言獻策。

  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主任王小兵,中國華能集團公司首席信息師朱衛列,全國海關信息中心副主任余振京,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總經理助理兼CIO謝良貴,戴爾科技集團大中華區總裁黃陳宏,中國中鋼集團公司信息管理中心總經理李紅,在峰會上先后做了主旨報告。

  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主任王小兵在題為“大數據驅動鄉村振興”的演講中介紹,數字農業農村是數字經濟的基礎、數字中國的重要組成部分,發展前景巨大,大有可為。信息化是進一步釋放農村改革紅利的有效工具,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有力抓手,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個超常規武器,也是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制高點。大數據是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當前數字經濟作為全球產業變革和經濟增長的驅動力,美國、德國、英國、日本等國家都把數字農業作為國家戰略的重點和優先發展的方向。

  王小兵認為,信息化大數據能創新發展模式,使小農戶也可以實現規模效益,使我們國家在大國小農的基本國情下走出一條適合中國特色的農業農村現代化道路。

  中國華能集團公司首席信息師朱衛列在會上發表了“攜手共建新時代國家工業互聯網”主題演講。朱衛列認為,工業互聯網的特質和屬性有三個:一是工業,二是互聯,三是智能。在實現工業互聯網的進程中,既要關注離散型企業,也要關注流程型企業。人工智能是未來工業互聯網的核心技術,工業互聯網的網絡架構將是扁平化的星云架構。

  朱衛列介紹了華能集團的工業互聯網實踐,通過計算設備“特征值”的緩變率可以判斷設備的健康狀態,為實現設備狀態檢修奠定基礎。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華能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指導燃煤鍋爐火焰中心“左右”以及“上下”移動,解決“W”型火焰中心檢測與管壁超溫等問題,攻破了行業公認的火電廠配煤摻燒難點,指導發電廠運行人員實現配煤摻燒優化,經濟效益顯著。

  全國海關信息中心副主任余振京在會上發表了“數據引領 助推智慧海關建設”的主題演講。他介紹,回顧30年來的海關信息化建設,主要歷經五個階段:H883工程、H2000工程、金關一期工程、H2010工程和金關二期工程,今后準備建設H2018工程。2013年到2017年,全國海關信息中心引用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互聯網等技術,立項了金關二期工程,使海關信息化全面升級。

  關于未來智慧海關建設,余振京指出四方面內容,一是以大數據為核心;二是以對接共享、優化整合為原則;三是建設四個平臺,即智能作業、智能分析、智能管理和智能服務;四是做好八個應用。大數據是今后系統應用的大腦,主要包括智能模型的建立、標簽體系的建立和數據治理,它的數據源是由作業系統和“互聯網+海關”所獲得。目前海關和相關部委、國際海關進行了數據交換,同時,余振京強調,未來全國海關信息中心主要是構建大平臺、微服務。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總經理助理兼CIO謝良貴發表了“新時代 新實踐 新征程 ‘云制造’賦能企業轉型升級”的主題演講。謝良貴介紹了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在工業互聯網、云制造和智能制造等方面的工作,并指出這些是落實國家戰略部署也是持續保持航天科工戰略地位的必然要求。同時,對于企業分布跨地域,涉及航天防務、信息產業和裝備制造,行業覆蓋廣泛的航天科工,發展具有多、快、好、省、靈等特點的工業互聯網也是企業自身內在發展的需求。

  戴爾科技集團大中華區總裁黃陳宏在會上發表了“戴領數字化轉型之道”的主題演講,分享了戴爾本身數字化轉型的成功經驗。他認為,數字化轉型的最終目標是實現企業的業務轉型,以便更好地服務終端客戶。這一過程需要三個轉型:一是IT轉型,以云架構和現代化IT支撐電子商務時代、數字化時代對業務的各種需求。二是生產力的轉型,生產力是企業的重要競爭力,最大限度激發員工的創造力。三是安全的型轉。只有經歷從IT轉型、生產轉型到安全轉型過程,才能支撐業務的增長。

  中國中鋼集團公司信息管理中心總經理李紅在會上發表了“數字化轉型與企業核心能力重構”的主題演講。他指出,在當今時代背景下的數字化轉型是信息化的新階段,是傳統企業轉型升級的實施路徑。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之間是迭代關系。同時,李紅強調數字化轉型應搞清三個方面的問題:一是轉換,必須轉換成新一代IT的數字。二是融合,要把用大數據構建的虛擬世界與物理世界對應融合。三是重構,對傳統的流程、制度、工藝加以重構,這是數字化轉型的真實內涵。

  主旨報告結束后,生態環境部信息中心副主任楊子江、國家能源集團信息中心主任趙建華、中國重汽濟南動力CIO姜琦、新華三集團副總裁李立、用友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助理總裁羅小江分別圍繞數字化轉型進程中的CIO角色轉變和IT思路重構與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兩個焦點話題進行了交流。
 

  針對數字化轉型進程中CIO的角色轉變這一話題,楊子江指出,數字化轉型的根本目的對企業而言是要服務好實體,對政府機構而言是優化提升,挑戰很多。從政府機構的角度,無論是信息化還是數字化,都備受重視。生態環境部近年來做了很多探索,比如對污染的準確預警預測背后靠的就是大量數據的支撐,包括污染排放數據、生活排放數據、地形地貌數據、氣象數據,基于這些數據計算之后綜合判斷發布預報。去年,生態環境部在京津冀地區劃了3萬多個熱點網格,整個工作用數字化來引領,哪個熱點網格最紅,環保人員就到那兒去,一定會抓出污染,精準打擊違法行為。

  趙建華認為,數字化轉型是時代發展的要求,也是企業內在創新發展的需求。企業上下要形成高度統一認識,清楚認識其重要性。信息化部門就是要推動領導及各部門對數字化轉型的認識。沒有信息部門引領、主導,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是不可能成功的。

  姜琦介紹,中國重汽是非常傳統的制造企業,有60年時間歷程。姜琦認為,數字化是企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但在企業中,真正搞懂全業務流程的除了決策層可能就是IT從業者,要完整轉型其實是很難的。 主持人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主任單志廣強調,現在的數字化轉型是要對業務的本身進行優化、重構和再造,這是真正的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內涵所在。

  針對IT服務供應商應如何推動轉型這一話題,李立指出,新華三的目標和使命是做數字化解決方案的引領者,新華三本身是一個端到端的IT解決方案的引領者,從計算、存儲、網絡到終端,新華三具備完整的基礎設施的產業鏈,并在之上打造了三大應用平臺:大數據、大安全、大互聯,成立產業聯盟,服務于百行百業的數字化轉型。

  羅小江表示,企業數字化轉型第一步是上云,上云不是簡簡單單地把IT設施搬到云上,更多的是打通從IT到應用端之間的問題,能夠按需取得相應能力,從摸索到真正使用,仍有很多問題需要大家思考。未來三至五年內,對企業而言,核心的是要構建健壯的Paas能力。單志廣在對話最后總結道,站在今天這樣一個新時代的門檻上,數字化轉型永遠在路上,領導力提升只有進行時。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讓我們攜手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推進產業創新繁榮、推進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把握趨勢,務實實干,讓我們共同行動起來,以數字化轉型創造美好的明天!”高峰對話結束后, CIO代表共同發布了數字化轉型CIO深圳宣言。 同時,在峰會現場還進行了“2018數字化轉型優秀CIO/企業”授牌和《 CIO數字化轉型報告》發布儀式。最后,峰會以冷餐會的形式搭建了CIO與IT服務商深入交流、務實合作的平臺,讓大家進行了輕松而充分的交流。

  會上,還有來自中廣核集團、中國醫藥集團、中電聯、雪松控股、民生銀行等政府部門及企業的信息化建設負責人以及來自華為、世紀互聯、平安科技、美云智數、南大通用等企業代表,新聞媒體的記者,共500多人參加了本次峰會。[page]

  轉型期CIO要有大目標、做明白人、走實在路

  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教授 楊學山

  在今天這樣一個信息技術飛速發展、經濟社會發展轉型的時期,CIO再一次面臨重大的變革。不少企業正在轉變著信息化發展模式,信息化建設中一些通用的部分正在向云計算提供商轉移,一些專業的部分正在向業務部門轉移。

  盡管大數據時代已經來臨,但是很多機構和企業還在延續過去以流程為中心的方式,這種方式一定要改變,要以從流程為中心轉向以數據為中心,企業及機構IT的運行維護將逐漸由自身為主轉向外包為主,這是由于技術、人才、經濟各種因素綜合決定所發生的必然的變革。

  變化是必然的,關鍵是CIO如何應變?需要記牢三個要點、兩個根本。

  三個要點:一是要做對的事,即解決所在機構和企業面臨的關鍵問題、重大問題;二是把握前進的基礎,要在自己的基礎上做對的事;三是要把握節奏和價值,要把握時機,在恰當的時候做有價值的事情。

  兩個根本是人才與價值。CIO一定要把自己變成適應新時代變革的人才,提升自身能力,圍繞目標構建團隊。最為重要的是,CIO尤其是企業的CIO,必須要把價值放在第一位。
 

  在轉型變革的時候,CIO們要有大目標、做明白人、走實在路。

  有大目標,是要求CIO需在數字化轉型的變革中再一次成為引領者,為所服務的企業或機構確定好新的戰略方向和目標,并努力前行,不被歷史大潮淹沒,成為行業的領軍者。

  做明白人,是要求CIO不是看概念、看技術,而是要看本質、看規律。未來有很多的選擇,CIO要與企業領導者一起,或者成為領導企業的核心力量,帶領企業走向新的遠方。

  走實在路,是要求CIO重視價值。IT從業者一定要真正把價值放在第一位,解決問題,取得價值,這才是關鍵。

  只有真正做到有大目標、做明白人、走實在路,CIO才能站在正確的軌道上,跟上時代的潮流。
 

  大數據驅動鄉村振興

  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主任 王小兵
 

  信息革命為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提供了難得歷史機遇。當前我國進入到信息革命的時代,信息革命不是農業革命、工業革命的簡單延續。在信息化的帶動下,技術流、物質流、資金流開始轉向農業農村,這就為縮小城鄉差距、振興農業農村經濟社會創造了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

  數字農業農村是數字經濟的基礎,數字中國的重要組成部分,發展前景巨大,大有可為。信息化是進一步釋放農村改革紅利的有效工具,是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有力抓手,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個超常規武器,也是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制高點。

  鄉村振興需要大數據技術提供全方位的有力支撐。鄉村振興戰略是今后一個時期做好三農工作的主抓手。鄉村產業振興上需要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來加快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提質增效,進而實現高質量發展。在人才振興上,一方面需要培養既懂農業又懂信息化的新農民,另一方面也要用現代信息技術和設備去武裝農民。在文化振興上,要針對農村居民每個個體的需求,提高信息宣傳和服務的精準性,讓他們融入現代社會,分享信息化發展成果。在生態振興上,美麗鄉村建設、農村環境整治等也都需要大數據技術來進行監測,利用物聯網傳感設備讓消費者看到動植物生產環境,讓消費者切身參與到生產管理過程當中。在組織振興上,基層組織建設要運用大數據、互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加大政務黨務公開,提升農村社會治理能力和水平。

  攜手共建新時代國家工業互聯網

  中國華能集團公司首席信息師 朱衛列
 

  如今,工業互聯網正處于高速發展期。在發展過程中,人工智能將會成為未來工業互聯網的核心技術。今后,在工業領域需要全面推廣應用人工智能技術,使工業互聯網真正智能化。

  相比于離散型企業,流程型企業一般為重資產型企業,他們由大量的工業設備組成,由于流程制造行業的工業數據是以秒甚至以毫秒來采集的,所以數據量巨大,這為人工智能的應用奠定了數據基礎。

  對于流程性企業來講,需要保障生產設備持續穩定運行,因此保障設備運行的可靠性、可用性就成為設備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長期以來,電力系統一直沿用定期維護和檢修的方式進行設備維護。同時還會采用很多人工巡檢的方法去檢查設備,這樣不僅效率低,成本還很高。

  對此,華能集團應用人工智能技術,通過計算設備“特征值”來判斷設備的健康狀態,為實現設備狀態智能檢修奠定了基礎。其中,何為“特征值”?特征即事物本質,它是穩定不變的。以火電廠配煤摻燒為例,通過智能檢測和數據分析,可以發現燃燒達到最佳效果時,火焰中心所處的最佳位置,即特征值,從而可以指導燃煤鍋爐火焰中心“左右”以及“上下”移動,解決“W”型火焰中心檢測與管壁超溫等問題,進而指導發電廠運行人員實現配煤摻燒優化,使得經濟效益顯著提升。

  華能集團認為,未來的工業互聯網必須具備互聯和智能屬性。設備間的互聯互通將為數據的傳輸、匯聚奠定基礎。同時,基于設備間的互聯互通也是工業互聯網體系構建的基礎。而人工智能將會助力數據的分析、挖掘,從而服務企業決策。基于此,華能集團工業互聯網的實施思路和路徑主要是在工業互聯網當中,構建從數據匯聚、計算建模、分析決策到最后執行的一整套成熟的人工智能開發和應用標準范式。同時,未來的工業互聯網架構也將是扁平的星云架構。端節點、節點很像宇宙中恒星與行星的關系,應用把節點與端節點聯系在一起;高層次應用相當于行星之間的關系,從而共同組成星云的形態。任何端節點可以是數據原點,可以是設備,甚至是企業。節點既是數據計算節點,也是新數據原點,每個應用既可采集端節點數據又可采集節點數據,應用的計算也可分布在各個節點上。[page]

  數據引領助推智慧海關建設

  全國海關信息中心副主任 余振京

  回顧30年來的海關信息化建設,主要歷經五個階段:H883工程、H2000工程、金關一期工程、H2010工程和金關二期工程,今后準備建設H2018工程。

  2013年到2017年,全國海關信息中心引用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互聯網等技術,立項了金關二期工程,使海關信息化全面升級。

  金關二期建設定義了十二大應用系統、六類技術基礎系統、一套標準規范體系。十二大應用系統包括全國海關監控指揮系統、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臺、企業進出口信用管理系統、加工和保稅管理系統、物流監控系統、通關管理系統、關稅管理系統、緝私管理系統、海關基礎數據管理系統、跨部門綜合應用系統、政務公開系統和廉政及行政系統。六類技術基礎系統有:應用支撐平臺、數據管理、技術基礎系統、機房改造、信息安全和運維系統。

  其中,全國海關監控指揮應用系統包括海關三級指揮應用總署級的指揮中心、直屬海關的指揮中心、隸屬海關的指揮中心,通過互聯互通實現語音、視頻等的數據共享。另外,海關關鍵性的業務指標全部在這套系統上運行,目前這套系統已涵蓋海關所管理的監管區域3.8萬個攝像頭,實現了風險防控、應急指揮、決策分析、值班管理、指揮作戰、預案管理、實施反饋。

  在B2C的業務蓬勃式發展的情況下,金關二期開發了跨境電子商務平臺,2017年雙十一當天,海關審核清單1600多萬份,比2016年有了很大的增長,貨值達到了30多億元,征收稅款3多億元。

  金關二期的情報系統與指揮融為一體,打造了“情指一體”的緝私作戰新模式。從2016年試運行以來,全國海關緝私部門累計利用海關情報系統查發線索3630條,數據導偵辦案819起,涉案案值166.6億元。利用集裝箱境外游監控查獲了近10億的騙取出口退稅案件, 對國家稅收起到了有效的保護。利用系統數據關聯分析功能查獲和打擊“洋垃圾”集裝箱走私團伙,對國內的生態安全起到了有效的保護。

  未來,智慧海關的建設目標有七點:一是支撐風險防控中心、稅收政策中心建設,實現全國海關通關一體化。二是建設“互聯網+海關”,打造統一的服務門戶、統一的身份認證、統一的服務管理平臺。三是打造國際先進的大數據應用平臺,構建豐富海關內外部數據資源庫。四是采用先進“大平臺+微應用”技術架構,建設海關新一代智能應用云平臺。五是提升基礎設施自動化和服務化水平,加強開發運維聯動。六是實現海關架構管控體系,促進各類信息化要素形成合力。七是落實國家相關要求,加強信息系統整合、資源共享和網絡對接工作。

  智慧海關建設內容包括四方面:一是以大數據為核心;二是以對接共享、優化整合為原則;三是建設四個平臺,即智能作業、智能分析、智能管理和智能服務;四是做好八個應用。

  大數據是系統應用的大腦,主要包括智能模型的建立、標簽體系的建立和數據治理。數據源經由作業系統和“互聯網+海關”獲得。目前海關和相關部委、國際海關進行了數據交換。

  未來全國海關信息中心重點工作是構建大平臺微服務。今后海關對外服務主要通過兩個途徑實現,一是互聯網+海關,二是單一窗口。

  為落實國家“一帶一路”的倡議,全國海關信息中心開發了服務于國際海關的通關產品,中國經驗通關產品受到世界各國的高度關注,目前已在委內瑞拉部署試用,正在積極向其它國家推廣。

  今年2月8日,依托全國海關信息中心,海關大數據應用中心成立。它主要負責統領海關大數據資源的建設、治理、發布、大數據平臺的建設和運維,為全國海關提供大數據的應用服務,還組建了由70個技術人員和30名業務人員組成的100支團隊,長期集中辦公,為實現海關大數據應用提供保障。

  “云制造”賦能企業轉型升級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CIO 謝良貴
 

  航天科工具備堅實的基礎和能力,利用“云制造”,賦能企業轉型升級。首先,人才層次高。航天科工現有職工15萬人,各類專業人員占70%。其次,專業覆蓋廣,業務涉及工業學科與專業領域近200項 。創新能力強。航天科工榮獲多項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是國家首批雙創示范基地。最后,基礎扎實。經過二十余年信息化建設,航天科工搭建了完善的基礎網絡,建立了完整的工程研發信息化、經營管理信息化體系。

  航天科工黨組提出“信息化、社會化、市場化、國際化”發展導向,信息化從技術牽引、業務牽引進化到戰略牽引的新階段。在建設工業互聯網平臺、開展智能化改造、構建數字化航天工業體系、開展網絡基礎設施重大改造和利用新技術的賦能作用促進企業發展等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航天科工基于“提供資源、匹配商機、協同制造”三大主體功能,構建的INDICS工業云平臺,具有三大特征:第一,實現了自主可控技術應用。INDICS平臺中應用自主可控技術,為用戶提供IaaS、PaaS、SaaS等全方位安全保障。第二,能夠覆蓋全業務領域。INDICS平臺支持設備接入、大數據分析等物聯網領域應用,可以提供在線設計等面向工業全過程的事聯網應用。第三,實現了服務全球化拓展。INDICS平臺不僅是面向集團型用戶的專有云,也是服務國內用戶的公有云,更是服務全球用戶的國際云。

  此外,航天科工開展智能化改造,構建了技術、產品、標準、分工4個體系,組建了“1+10+N”智能化改造協作單位團隊,建設了十余個智能制造樣板間。幫助企業提升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水平,具備上云能力。

  在航天科工內部,通過智能制造樣板間建設形成若干具有顯著行業特點的智能制造解決方案。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航天電器智能制造樣板間,入選首批中德智能制造試點示范、工信部智能制造綜合標準化新模式應用項目名錄,形成 “多品種、小批量、定制化”智能工廠模式。航天科工持續多年的數字化航天工業體系建設實踐成為培育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開展的工作的沃土。

  未來,航天科工要夯實云制造技術基礎,提升INDICS平臺技術能力;加快“云制造”產業布局;深化“云制造”國際合作;持續深化“云制造”建設與應用,加速構建智慧企業。[page]

  戴領數字化轉型之道

  戴爾科技集團大中華區總裁 黃陳宏

  對于數字化轉型,大型國有企業已經走在前列。但更多的傳統企業依然很迷茫。

  最近,戴爾科技集團與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共同發布了《 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的模式和路徑 》研究報告。在建設數字強國、制造強國的時代,企業如果不轉型,就會被拋棄。

  數字化轉型歸根結底是要支撐企業在數字化時代的業務發展,進一步降低成本,提高競爭力。今天,CIO的職責是支撐、創造新業務;而未來,如果企業的決策依然是靠人,而不是由IT系統得出,那就是錯誤的。戴爾本身就是數字化轉型成功的案例。

  戴爾的IT系統有幾十個數據中心,涉及180多個國家的業務,業務量非常大。為做到及時掌握實時運營狀況,并能夠用大數據做決策,戴爾打通了所有的IT系統和數據。

  戴爾屬于柔性制造,不僅沒有中間層,還可以進行大規模的定制。戴爾每年有800多億元的業務量,中心控制系統每隔四個小時把所有的訂單分派到不同的下游廠家,并把所需要的原材料、元器件集合在一起,通過IT分配到最合適的企業進行生產。

  黃陳宏認為,數字化轉型的最終目標是實現企業業務轉型,更好地服務終端客戶。這一過程需要三個轉型:一是IT轉型,以云架構和現代化IT支撐電子商務時代、數字化時代對業務的各種需求;二是生產力的轉型,生產力是企業的重要競爭力,要最大限度激發員工的創造力;三是安全的型轉。
 

  在過去20年間,戴爾的發展經歷了幾個階段,從進入中國到生產、服務、供應鏈本地化。戴爾每年會拿出340億元做行業投入,每年對進出口的貢獻達400億美元。未來,戴爾將持續投入,計劃在2015年~2020五年期間,投資1250億美元繼續發展IT系統。

  現在,戴爾已經完全把IT融進生產之中,并且不斷進行試點推廣,陸續成立了人工智能產業聯盟、VR產業聯盟以及混合型產業聯盟,與本地最優秀的廠家、解決方案提供商一起合作,希望未來能一起推動智能制造和數字化轉型在中國的發展。

  數字化轉型與企業核心能力重構

  中國中鋼集團公司信息管理中心總經理 李紅
 

  在當今時代背景下的數字化轉型是信息化的新階段,是傳統企業轉型升級的實施路徑。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之間是迭代關系。如果前一個階段沒有走完就想進入下一個階段,就會使得建設進程變得十分艱難。

  信息化發展階段解決了制度規范、標準統一以及管控集成等問題,而數字化轉型對于傳統企業信息化建設而言,不僅要考慮企業自身的狀況、轉型實施環境和成熟度,還需要對人、投入產出、知識與能力、財務、企業文化是否能接受或適應轉型等進行分析和思考。

  在信息化建設過程當中,企業之間的建設程度是不均衡的。有的企業可能還處于信息化的初步實施階段,有的企業經過多年的建設積累,已經形成了完善的信息化體系,有的企業更是已經走完了信息化,開始邁進數字化,甚至智能化建設階段。

  另外,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實施路徑不能照搬別人的邏輯。互聯網電商的發展思路和優秀的國外模式并不一定適合傳統企業的轉型。

  數字化轉型,從實施路徑來看,需要實現三個目標:一是轉換,從傳統的信息技術承載的數字轉變成“新一代IT技術”的數字,實現技術應用的升級;二是融合,從實體狀態的過程轉變成信息系統中的數字、從物理形態的數字轉變成虛擬形態的數字,打通全方位、全過程、全領域的數據實時流動與共享,實現信息技術與業務管理的真正融合;三是重構,適應互聯網時代和智能時代的需要,基于數字化實現精準運營的基礎上,加快傳統業態下的設計、研發、生產、運營、管理、商業等的變革與重構。

  現在關于數字化轉型的爭議很多,我們不能過度炒作概念,要更深入地去認識這個問題。實際上,新一代的IT技術到現在已經發展得很成熟,比如人工智能、區塊鏈都可以看做是信息技術成熟的應用方式,這些技術將對我們日常的生活產生影響,甚至影響到整個人類的社會經濟發展。

  與此同時,數字化轉型要有新思路。現在最大的挑戰是,企業領導對于“數字即資源”的認識還不夠,企業職能部門對于智能化的應用也沒有充分理解和認識,這些問題用傳統的信息化思維是解決不了的。

  CIO作為信息化建設的引領者和推動者,需要以戰略及數字化思維引領企業變革。

 

責任編輯:wangya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2018信息安全高級論壇:行動起來 聚焦務實協作
下一篇: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智能科技軍民融合論壇

分享到: 收藏

專題

more>>

中國軟件園區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第三屆中國大數據...

2018年12月11日下午,作為第十一屆中國信息主管年會的..
Email:

藏經樓

more>>

論壇熱議

more>>
欧洲超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