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友云商:客戶為王助力傳統企事業實現互聯網轉型升級


2018-01-22 17:17:37   出處:中國信息化周報   作者:霍娜 任文婧   
他是當年的高考狀元,是北京大學的高材生;他曾在貝爾實驗室、微軟、SAP、用友等全球知名企業任職高管,成為中國最早接觸云計算SaaS的高管和專家之一。

  訪談嘉賓

  《中國信息化周報》副總編輯 霍娜

  北京慧友云商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文杰

  訪談時間

  2017年12月21日

  訪談地點

  北京金運大廈B座一層慧友云商公司

  他是當年的高考狀元,是北京大學的高材生;他曾在貝爾實驗室、微軟、SAP、用友等全球知名企業任職高管,成為中國最早接觸云計算SaaS的高管和專家之一,并著有《站在云端的SaaS》《云端運算與SaaS部署應用》兩本著作;他精通ERP、協同軟件、互聯網三大領域,并前后三次創業,成為傳統企事業互聯網轉型升級的領航者和實戰專家;他是商務部中小企業創業創新導師、中國聲谷創業導師、中央民族大學新媒體研究中心外聘研究員、互聯網商業模式轉型導師、社群經濟創新培訓導師、優米網/前沿講座數萬人熱搜的大咖,他的企業已幫助3000多家傳統企事業客戶實現互聯網轉型升級,其中10多家企業成功上市或融資。

  他是誰?如此豐富的標簽背后是怎樣的初心?傳統行業轉型互聯網有哪些坑不能跳、哪些關必須闖?帶著這些疑問,在2017年圣誕節前夕,《中國信息化周報》記者獨家訪談了北京慧友云商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文杰,聽這位最懂傳統企事業的互聯網實戰專家娓娓道來他的創業心經和對技術與產業未來的真知灼見。
 

  打過四份工 創了三次業

  《中國信息化周報》:您是一個“復雜”的人物,典型的從技術走上管理、乃至創業的復合型人才,請介紹一下您的職業經歷和心路演變過程。

  文杰:我的個人經歷可以簡單總結為打過四份工,創了三次業。

  當年我是四川自貢市的高考理科狀元,進入北大之后學的是計算機科學和無線電電子學,軟硬兼修。1997年我本科畢業的時候因為對計算機網絡通信的熱愛,非常遺憾地沒有選擇保送王選老先生的研究生(失去了聆聽一位人品、知識都堪稱楷模的科學家教誨的機會,乃此生的一件憾事),而是選擇了保送北郵,研讀方向是電信管理網(TMN)。

  1999年還在讀研的時候,我第一次創業,和幾個同學做了一個二手房地產網站,并在半年之后把它賣掉,去鼎鼎大名的美國技術皇冠——貝爾實驗室繼續研究通信網絡。貝爾實驗室的研究學習結束之后,因為對企業管理軟件和電子商務的興趣,2002年我到用友做董事會和戰略規劃部門的技術顧問,其間接觸到很多應用,做了不少應用規劃。2004年我選擇到SAP研究院做云計算,開始接觸SaaS,從頭到尾參與了SAP 的SaaS產品——Business By Design的構想設計、研發測試與面世,是中國極少數熟悉100億級產品研發成本的SaaS高管。2007年我又到了微軟亞洲工程院,負責一個名為Web Amalga的美國區域醫療SaaS項目,這個項目當年在美國做得也很成功;2009年,我被老朋友挖回用友,負責用友的產品規劃,并在2010年規劃組建了用友醫療,這是我打的第四份工,也是最后一份工。

  之后我選擇了創業,去了用友致遠(一家協同軟件公司,現在更名為致遠互聯股份有限公司),我是這家公司的自然人股東,總體負責產品研發和戰略規劃。我第三次創業就是2014年,創立了慧友云商,通過SaaS軟件為傳統企事業提供互聯網轉型升級的智慧平臺,至今已有三年,2017年公司發展很快,收入增長了386%,實現了收支盈利。

  這就是我的主要經歷。20年來,我主要的業務領域都是企業級互聯網。我的成長路徑就是先從技術研發轉型產品經理,再到研發管理、營銷市場,到目前的CEO,就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

  《中國信息化周報》:您學的是計算機網絡、通信網絡管理,后來主要做的是企業管理軟件。就其本身而言,在您看來,他們之間是相通或者一樣嗎?

  文杰:是一樣的。雖然表面看來,一個是電信管理網,一個企業管理軟件,但對我而言,是一樣的,因為我是軟件架構師出身。就像蓋房子的架構方式是相通的,所以建筑設計院的人既可以設計住宅樓,也能設計商業樓宇一樣。在我看來,無論是電信管理網還是企業管理軟件也都是一樣的,無非就是搭出整個系統的技術架構和應用架構,例如選擇基礎中間件、工作流、報表,等等,其實這些東西的內在都是相通的。

  《中國信息化周報》:您成功的轉型路徑是從技術到產品到管理,技術路徑上從通信網絡到SaaS軟件,您的這種轉型是職業經歷帶來的,還是您基于趨勢判斷做出完全主動、自主的選擇? 現在再回頭看自己的轉型路徑,您的感悟是什么?

  文杰:您問得非常好,這其實是職位帶來的。我可能是中國最早接觸SaaS的高管之一。2004年我在SAP開始接觸SaaS,一開始在德國進行產品設計的時候整個產品經理團隊有三四十人,我親身經歷和見證了Business By Design從無到有、從零做到產品發布的全過程,在中國能夠全程參與這樣一個投資上百億的大型管理軟件項目的人應該不超過十個。后來,我加盟微軟后做的也是醫療管理的SaaS方案。因此,我之所以能夠專注在企業級SaaS,主要還是職業經歷的機遇所帶來的。我由衷地感謝SAP帶給我的成長,這是我人生中非常寶貴的財富和快樂時光。

  至于成功轉型的感悟,我認為技術出身的CEO和銷售出身的CEO帶出來的公司文化是不一樣的。銷售出身的CEO往往關注強大的營銷能力來開拓客戶市場;而技術出身的CEO則更聚焦在產品的優越性和客戶價值方面,我們會通過外部技術環境的變化來判斷企業發展的賽道,找到企業發展的方向和時間周期。比如以前互聯網是搜索的賽道,后來是電商賽道、移動互聯網賽道,接下來將是AI賽道,做企業選對賽道很關鍵。我們這群70后,應該感謝層出不窮的高科技技術在為我們不斷地提供彎道超越和創業的新契機!

責任編輯:wangyan

相關熱詞搜索:客戶 云商

上一篇:中瑞泰科技:讓工業大數據會說話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專題

more>>

中國軟件園區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第三屆中國大數據...

2018年12月11日下午,作為第十一屆中國信息主管年會的..
Email:

藏經樓

more>>

論壇熱議

more>>
欧洲超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