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泰:紙老虎的堅守與轉機


2013-09-29 17:18:06   出處:中國信息化周報   作者:賀樹龍   
對紙老虎來說,信息系統和電子商務是非常需要的,但是紙老虎目前最大的任務還是要堅持活下去。
  對紙老虎來說,信息系統和電子商務是非常需要的,但是紙老虎目前最大的任務還是要堅持活下去。

  在北清路永旺國際購物中心二樓的紙老虎書店里,座椅上、地板上,經常倚靠著很多年輕人。輕柔的音樂聲中,他們旁若無人、專心致志地捧讀著手里的書籍,累了就把書放回書架,踱到門外,移步到附近的服裝店、餐飲店或者電影院。

  紙老虎不缺流量,每天穿行于這座商城的顧客絡繹不絕,很多人都愿意在逛累了的時候來到紙老虎書店里,聞一聞書香,為思想尋找一處暫歇地。這些人當中大部分是住在附近的“北漂族”,他們帶著奮斗的理想隨著一年又一年畢業季的潮水涌到這里,但很多人只有在靜靜讀一本書的時候才能重新認識自己。

  讀者們的寂靜無言,讓這個上千平米的書店顯得有點寂寞。偶爾有大人帶著小孩,在紙老虎店內一隅的“兒童樂園”里玩耍,孩子們天真的笑聲卻沒能激起多少漣漪。在周圍嘈雜的喧鬧里,紙老虎的沉默是那樣獨特而富有意義。

  王泰告訴記者,紙老虎是附近唯一一家規模較大的書店。在一排排連鎖餐飲店、高檔服裝店的包圍中,在民營書店陸續倒閉的洪流里,紙老虎步履維艱。為了生存下去,這家成立于1999年的大型民營書店已經關閉了上海27家和北京近30家小規模分店。如今,紙老虎僅在北京保留了四家面積較大的門店,永旺的這一家便是其中之一。

  在紙老虎書店里來來往往的書友們,可能不知道紙老虎目前的艱難處境。與一位顧客攀談,他告訴記者,自己每個周末都來這里讀書,“環境很好,就像免費的圖書館一樣。”這或許是紙老虎銷售額上不去的另外一個原因——流量不少,但轉化率太低。

  “看上哪本書,我會回家從網上買。”另一位顧客這樣說。確實,網上購書一般都有很大幅度的折扣讓利,而碰上促銷活動,價格甚至更低。這似乎是實體書店繞不過的坎兒。去年年初,知名圖書零售網站當當網在自己的手機客戶端里推出了一項名為“圖書封面掃描”的功能,即用手機照相功能掃描出圖書的封面就可以在當當網搜索出這本書,價格對比一目了然。網絡書店類似此舉的步步緊逼無疑讓實體書店的處境雪上加霜。

  2010年,北京最大的民營書店第三極在虧損近8000萬元后黯然離場。在此之前,廣州三聯書店,上海思考樂書局、席殊書屋以及北京光合作用書店、風入松書店等也都紛紛倒閉。由許知遠等知名媒體人籌辦的書店“單向街”也因入不敷出,屢次遷址,狀況令人擔憂。

  市場不相信眼淚,如何轉型、擺脫困境成為了民營書店亟待思考的問題。

  前不久,在國內讀書圈里頗有名氣的龍之媒書店對外宣布,將于今年年底正式關張。和其他黯然離去的同行不同的是,龍之媒的創始人徐智明也是著名網上書店“快書包”的創立者,因此他的離去可以視為龍之媒從實體書店向網上書店的徹底轉型。

  不過,大部分實體書店都無法像龍之媒一樣華麗轉身。王泰告訴記者,紙老虎曾經進駐過淘寶商城,但效果并不理想。做快書包一樣的網上書店投入較大,勉強求生的民營書店缺乏資金和魄力去冒險。

  留給民營書店自救的辦法似乎只有做體驗、多業態等互聯網式的經營思路。

  貴州的西西弗書店,為了避免同質化競爭,把售書和咖啡館、販售文化周邊產品結合起來,為同行帶來了不少想象。但西西弗的收入仍以賣書為主。在當當、京東等網絡書店價格戰的狂轟濫炸下,民營書店的老板只能以“他們都是在虧錢聚客,是資本一時的瘋狂,不可持續”來安慰自己。

  一項調查報告顯示,北京市平均每萬人擁有書店數為1.06個,而紐約、巴黎的這一數值則是北京的數倍,分別為8.88和5.84。中央財經大學科研處副處長李桂君指出,盡管目前世界各國的實體書店均受沖擊,存在不斷下降的趨勢,“像紐約的7000多家書店下降到4000多家左右和北京一共才1000多家卻仍在下降,根本不是一個概念。”

  “一個沒有書店的國家,一個不讀書的民族,沒有未來。”北京大學現代出版研究所所長肖東發說。媒體人秦千里也曾在微博上感慨:“實體書店是一個城市的文明風景線、精神棲息地,是衡量一個城市文明與否和高低的重要指標。”

  在社會各界的呼吁中,財政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聯合開展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工作,將包括北京市在內的12個城市納入首批扶持試點范圍。紙老虎等5家有代表性的實體書店成功申報2013年度中央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扶持。王泰說,這一政策的落地執行還需要時間耐心等待。

  “城市文化書店的堅守需要耐得住寂寞、同時也得有突破傳統的經營策略和盈利思路。”王泰表示,紙老虎需要時間突圍轉型,“未來我們將會考慮充分利用電子商務、互聯網的嫁接進一步壯大紙老虎的品牌。”

  實體書店的內憂外患

  “應對網店的低價售書,主要從兩方面著手:一是進一步提升實體書店的盈利能力,轉變盈利模式;二是呼吁政府部門可以出臺像國外發達國家一樣的圖書限價銷售政策法規(包括限制變相打折的銷售行為),限制不正當競爭。”

  中國信息化周報:之前有媒體報道,紙老虎關閉了上海和北京的幾十家書店。為什么關閉?您認為造成實體書店困境的原因有哪些?

  王泰:關閉部分營業虧損的店面是不得已的自救措施,可以說是壯士斷腕。

  我們認為造成實體書店困境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兩個方面:

  首先是內部原因,即實體書店的盈利模式比較單一;同時,房租、人員工資等成本壓力逐年增加。3年前,紙老虎在北京中關村的店鋪租金是每天每平米1.5元,但3年后的今天,租金已經暴漲到每天沒平米10元甚至20元。

  其次是外部原因,相關部門對于文化產業中實體書店的支持力度不到位(比如減免稅政策、文化活動補貼政策、城市書店規劃引導政策、打破壟斷市場格局的政策等方面);以及來自互聯網書店的低價沖擊壓力。

  總之,實體書店迫切需要一個良性的市場環境。

  中國信息化周報:當當網、京東、亞馬遜等網上書城模式給實體書店帶來了很大的沖擊,您認為,實體書店應當如何應對?

  王泰:現在是互聯網時代。網絡售書之所以盛行,一方面因為其運營成本低,因此圖書價格相對低廉;另一方面,售書網站在品類檢索、送貨上門等購書體驗方面具有優勢。

  網絡售書和實體書店是圖書零售的兩種重要形式,本應該并存。但最近幾年,當當網、京東為代表的電商平臺,為了爭奪客戶,不惜采用微利、甚至虧本的方式進行圖書傾銷,這種不正當的競爭行為極大地傷害了線下實體書店的利益。

  我們都知道,大的電商平臺售賣圖書并不追求單品盈利,而是把圖書這種標準化商品當做聚客的手段。這就好比超市搞促銷、出售特價商品,單品可能是虧錢的,但整體大于局部,流量的不斷導入將會帶來更大的利潤空間。

  但作為線下實體書店,店鋪租金、人力成本逐年上升,在圖書的價格方面就會處于完全的劣勢地位。

  現在,網上書店也在逐漸進行轉型,已不再是單純低價售書,而是在品類方面不斷調整和提升。

  實體書店應對網店的低價售書沖擊,我個人認為需要從兩個方面著手:一是進一步提升實體書店的盈利能力,轉變盈利模式;二是呼吁有關部門可以出臺像國外發達國家一樣的圖書限價銷售政策法規(包括限制變相打折的銷售行為),限制不正當競爭。

  練內功、找出路

  “未來實體書店的形態將會趨向復合化、體驗式的方向發展。單純依靠售書已經無法支撐書店的正常運作。我認為未來的書店會更加強調體驗性。圖書有可能會越來越貴、越精美,也越小眾,而書店也要成為人們體驗生活的一種方式。”

  中國信息化周報:您認為實體書店的出路在哪里?

  王泰:實體書店要想有出路,我認為需要兩個前提,一是政策扶持,比如減免稅政策、文化活動補貼政策、城市書店規劃引導政策等。

責任編輯:lyn

相關熱詞搜索:紙老虎 王泰 CIO

上一篇:田超波:IT蛻變 賦予業務升級聚合力
下一篇:張近東:蘇寧轉型電商水到渠成

分享到: 收藏

專題

more>>

中國軟件園區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第三屆中國大數據...

2018年12月11日下午,作為第十一屆中國信息主管年會的..
Email:

藏經樓

more>>

論壇熱議

more>>
欧洲超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