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熙:危機中帶三星求變


2013-12-30 10:42:51   出處:中國信息化周報   作者:馮秀民   
“現在是真正的危機時期。三星將來前途如何難以預測。我認為這代表三星的事業和產品將在10年內大部分消失。如果不改變,三星將重新成為小鋪子。”2008年,獲得赦免重返管理層的三星會長李健熙警告三星危機重重。
  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

  “他們不適合管理職位。人的一生很短,但企業必須永續。”年邁時三星會長李秉喆并沒有將苦心經營一生的家族企業傳給長子和次子,而是選中了與自己風格最為相似的小兒子李健熙。

  李秉喆早年靠將韓國的干魚、蔬菜、水果等出口到中國東北發家,又擁有了自己的面粉和制糖廠,自己進行生產及銷售。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李秉喆這位“創業之神”的手中,三星已從一家經營日雜百貨的小店成為韓國數一數二的大財團。

  李健熙出生于1942年,在家中排行老七,上有兩兄和四個姊。

  為了培養李健熙,在他只有12歲時,李秉喆為了能夠讓他學習到發達國家的知識,便把他送到日本留學。幼年時期的孤獨經歷,磨煉了李健熙少年老成的性格,鑄就了他獨特的思考問題方式和看待問題視角。之后,李健熙又被父親送往日本早稻田大學和美國華盛頓大學學習。身在異鄉獨自長大,使得李健熙篤志而善思。

  早在1969年,李健熙只有27歲的時候,李秉喆就已經立好遺囑將李健熙確定為三星集團的接班人了。

  1976年,李秉喆被查出患有胃癌。雖然早已經就接班人的事情立過遺囑,然而一向謹慎的李秉喆仍然害怕萬一手術失敗,三星可能會陷入內亂,于是在接受手術的前一天,他將家族成員召集一堂正式宣布遺言:“今后,三星就交給健熙了。”

  1987年11月20日,李秉喆因肺癌離世。兩周后,李健熙繼位,成為了三星集團第二任董事長。

  “三星”是1938年3月1日“三星商會”成立之時李秉喆起的名字,“三”在朝鮮意為大、多、強,“星”則指清澈、明亮、深遠、永放光芒。李秉喆以此命名,寄含著他對自己事業的希望和憧憬。黑白兩色的商標也沿用了幾十年,然而,李健熙接手三星后,很快放棄了這個商標,取而代之的是沿用至今的中性藍色橢圓圖案。重塑品牌是李健熙計劃的一部分,他希望將這家成功的韓國企業打造成一家國際化大公司。

  李健熙45歲子承父業執掌三星,在就任總裁后不久,他就雄心勃勃地宣布,一定要將三星發展成為21世紀的世界超一流企業。

  1993年年初,在美國的洛杉磯,李健熙帶領三星的眾多高級經理們,到當地的大百貨商店考察。當時的三星產品雖然廉價,但在商店里總是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很少有人問津。而索尼等世界名牌產品雖然價格比三星產品高出不少,可購買者趨之若騖。當時,李健熙發給每位經理1000美元,讓他們購買并使用當時最受歡迎的電子產品,并把它們逐個與三星的產品進行比較。

  回國后,李健熙就寫了《三星新經營》一書,提出“變化先從我做起”的口號,告誡三星人要以人才和技術為基礎,創造最佳產品和服務,認識并且迎接來自全球的挑戰。在這本書中,李健熙甚至提出,為了讓三星的產品達到一流水準,哪怕把生產線停下來,哪怕會暫時影響市場份額,也在所不惜。這一說法對當時注重提高產量、崇尚市場擴張的韓國企業界來說,是非常另類的概念。在三星內部,也很少有人茍同。

  為了給手下“洗腦”,1993年6月,李健熙命令三星的150名高級經理乘坐頭等艙飛到德國的法蘭克福開會。在當地一家最豪華的飯店里,他從晚上8點開始,口若懸河地講了7個小時,正式發布了自己的“新經營”宣言。

  “我們離21世紀只有7年時間了,世紀之交將會使世界發生多少變革?走向21世紀的三星將如何立足于世界?”李健熙在會議上提出,徹底改革三星。

  如今,在距離首爾約40公里的龍仁,有三星的人力資源開發中心,每年約5萬名三星員工在這里接受培訓。中心最神秘的圣地就是“法蘭克福廳”,完全按照當年李健熙在德國那家酒店發表“法蘭克福宣言”時的樣子打造。當年李健熙通過驚人的舉動,讓質量為上的觀念深入員工內心。

  一個當年曾經參加過會議的經理回憶說:“李總裁在講話期間甚至連一次衛生間都沒去過。他滔滔不絕地講世紀末的潛在危機以及為此需要進行的革新,我們中的不少人被他大膽、新穎的理論震驚了,甚至無法理解。”

  對于“新經營”理念,李健熙并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很快地將其付諸實際生產當中。看到生產線真的停下來,一些高層經理坐不住了。不少人跑到李健熙的辦公室,強烈要求暫緩推行“新經營”理念,說即使要革新,也要進行漸進式的革新,不要一下子全都變了。對此,李健熙說了一句當時轟動韓國并流傳至今的話:“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

  1993年,李健熙發起了影響整個三星命運的“新經營”運動。他沖經理們持續吼叫了9個小時,痛擊三星頑癥,提出以質量管理和力求變革為核心,徹底改變當時盛行的“以數量為核心”的思想。當時,秘書室室長李洙彬提出了異議:“我們現在還不能放棄量的經營。”李健熙聽后很生氣,丟下手中的茶匙,拂袖而去,這成了三星人之間流傳的“茶匙事件”。不久,李洙彬的秘書室室長一職被替換。

  “(1995年),在韓國飛往西雅圖的飛機上,一位坐在頭等艙的中年人正在將手中一款滑蓋手機打開又合上,合上又打開,臉上緊鎖的眉頭及微微泛白的發際邊緣,都在預示著他將要做一個重要的決定。到了地面,他拿出手機,撥號,給市場部經理,說出了一句讓身邊工作人員都驚異的話,‘15萬部手機全部召回,所有代價我們承擔,從今以后不再生產這樣的產品’” 洪夏詳在《李健熙傳》中這樣描述。

  當時,三星電子生產的一款手機出現了嚴重的質量問題,遭到用戶的大量投訴。李健熙下令召回,并將它們陳列在公司大堂處。為了加強警戒效果,他還下令用推土機碾過1.5萬部劣質無線電話,并命有關負責人到場觀看。

  為錯誤買單

  20世紀90年代末期,在韓國國內汽車市場供大于求的情況下,李健熙宣布進軍汽車行業,很多人都質疑這是否為一個明智的商業決定。眾所周知,李健熙個人是一個狂熱的汽車愛好者。

  盡管在此前,三星公司除了制造過為數不多的電動汽車以及一些卡車等,從未生產過一輛小汽車,李健熙還是計劃每年要生產150萬輛汽車,以求“躋身世界汽車生產的十強之列”。

  他說“為了國家的利益我們即將推出三星汽車。既然我們在70年代和80年代分別以電子產品和半導體推動了國家的發展,那么90年代我們當然應該以汽車工業來領導國民經濟。”

  三星在釜山花了30億美元建成了年產量能達到24萬輛以上的汽車制造廠,新廠外面豎起了標語牌,上面赫然寫著:“我們的夢想和韓國的未來。”這句話顯示著三星進軍汽車工業的野心勃勃。

  不過,最后的結果是,三星汽車只賣了不到5萬輛,其中大部分還是賣給了職工。

  僅1998年上半年,三星汽車就損失了1560億韓元。1999年初,三星汽車向銀行提出了破產管理,并通過各種手段來挽回損失。2000年,三星汽車被迫賤賣出售給雷諾汽車公司。

  此舉極其拖累集團,李健熙一度被投資者批評為“失敗的管理者”,有韓國媒體評論,三星汽車公司的建立“不僅是個盲目的決策,也是官僚主義管理體制的一次失敗”。

  為此,李健熙宣布自己為該事件買單。他一次性捐獻出20億韓元的個人財產,承擔了投資汽車領域失敗的幾乎全部責任。

  《財富》雜志撰文稱贊李健熙是“為錯誤的投資決策承擔責任的CEO”。

  經濟危機和在汽車業的慘敗讓三星集團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進行了一次痛苦的整個公司范圍內的重組。為了讓財務結構更加健全,他們被迫賣掉了10個附屬公司,解雇了5萬員工。

  2007年11月,有人檢舉三星涉嫌建立秘密資金、非法轉移公司經營權和向政府官員行賄等,韓國檢察廳特檢組對三星集團展開了大規模的特別檢查。

  2008年4月,66歲的李健熙面對電視鏡頭,宣讀了《對國民道歉和辭職聲明》。

  “我將帶著過去所有的過錯離開”,鏡頭里的李健熙表情沉郁。他宣布辭去三星集團社長職位,并向國際奧委會申請暫停自己的委員資格。

  隨后,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轉讓經營權和逃稅而被起訴,在2008年7月1日的公審中,李健熙落淚道:“三星電子的世界首位產品有11項,要培育這樣的企業花上10年、20年都很難。”這位很少在公眾面前喜形于色的商界傳奇不禁悲從中來。

  就在李健熙接受公審的前四天,微軟為比爾·蓋茨舉辦了退休儀式,蓋茨揮淚告別了微軟。

  “他倆的命運為何如此的截然不同呢?財界認為,除了韓美之間企業環境和文化的差異,蓋茨是白手起家的企業 家,而李健熙是繼承父親家業而成為三星的總裁,此原罪在起作用。特別是,當時他上交的繼承稅比其他企業少得多,只有70億韓元,而且近來還被卷入了兒子非法繼承的爭議。兩位巨頭相似而完全不同的退出,告訴我們作為最高經營人透明的為人處世和受人祝福的退休多么寶貴。” 《朝鮮日報》對比二者評論道。

  2009年8月14日,首爾高等法院宣布判處李健熙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另處罰金1100億韓元(約合6.2億元人民幣)。

  公眾議論李健熙牢獄之災的熱潮尚未褪去,在2009年最后一天的國務會議上,韓國總統李明博以“助力韓國申辦2018年冬季奧運會”為名義,批準了針對李健熙的特別赦免和復權案。以一人為對象所做出的單獨特別赦免,對經濟界人士來說還是第一次。

  隨后,李健熙寫信給國際奧委會,重新恢復了國際奧委會委員職務。

  三星集團協議會向李健熙發出了復職邀請,三星集團副會長李仁用就李健熙重返管理一線的原因說:“世界經濟的不確定性日益加重,為了搶占全球事業先機,我們需要李健熙總裁的智慧和領導力。”

  李健熙在接到復職邀請后,表示接受這一提議。他說:“我們處于一個真正的危機當中。全球頂級企業紛紛受創,我不確定三星是否也將如此。三星如今推出的大多數產品和業務將在10年內消失。我們應該重新開始。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2010年3月24日,辭任三星集團會長23個月之久,李健熙正式恢復原職務,重新成為三星集團的掌舵人。

  但是,李健熙所犯的錯誤很難在獲得赦免的同時自動消失,一些韓國市民團體對李健熙的復出表示否定的立場。

  經濟改革聯合所長金尚祖說:“三星集團接受特檢后,發表了以總裁一家退出經營一線和解散戰略企劃室為主要內容的經營改革案。但兩年后的今天,李健熙的復位無異于宣布把這一切‘化為烏有’。”他還指出:“當時三星發表經營改革案,這實際上是一場大騙局,以在審判中得到有利判決。”

  經濟正義實踐市民聯合的經濟政策室部長Kim Geon-ho表示:“李健熙的復出再將會引發總裁一家的‘帝王式經營’之弊。在全球范圍‘企業經營透明’和‘改革治理結構’深受關注的情況下,我們很難期待三星集團會有什么變化。”

  在李健熙離開的這段時間里,三星也經歷了一些成長。

  三星2009年的銷售額和營業利潤分別達到了136萬億韓元(約合8377億元人民幣)和10.9萬億韓元(約合671.4億元人民幣),創下了歷史上的最高紀錄。

  但同時,三星也面臨著智能手機和3D電視上的短板,即使在韓國本土,蘋果的iPhone也占據著大片江山。同時,對開門冰箱設計圖外泄等事件頻繁暴露三星組織紀律的漏洞。即使是李健熙宣布重返管理層的當天,三星電子半導體廠還發生了停電事故。

  隱秘會長

  韓國人中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每個人一生都得與三星打交道:在三星醫院出生,在三星學校讀書,用三星的電子產品,在三星的酒店里舉行婚禮,最后老死在三星醫院里。”

  在韓國,三星標識無所不在,從建筑公司、加油站、金融信貸、人壽保險、到化工生產、運輸系統、主題公園……三星藍色橢圓形標識已覆蓋了首爾市每個角落。

  韓國延世大學社會學教授金玄民說:“李健熙據說是韓國企業家的標志……他的名望與其回避社交的行為不相符,令公眾對他的衣、食、行更為好奇。”

  雖然除了工作,李健熙總是深入簡出,但他的每次公開露面還是會成為關注的焦點。

  媒體拿著放大鏡觀察他的每一個表情和動作,他們討論他所佩戴的御寒耳罩的品牌和價格,研究他午餐時所吃的食物,甚至于猜測他選擇面條的用意。他的觀點被寫入公司章程,被視為金科玉律,他演講的錄音在三星創意學院里來回播放,他在法蘭克福發表過講話的一間酒店會議室,也被連桌帶椅原封不動地搬回了總部,以供員工參觀。

  “公眾場合罕見他的身影,他說話輕聲細語,但只要李健熙咳嗽,韓國就會感冒。” 路透社的一個記者如此形容李健熙在韓國的獨特地位。

  韓國學者林炳潤曾指出:“財團就是韓國經濟之全部的比喻,并非夸大其辭。由于財團在整個國民經濟中所占的比重和發揮的作用如此巨大,故可以說,沒有對財團的理解,就不能理解韓國的經濟。”

  而李健熙的三星財團對于韓國的影響更是現代歷史上鮮有的特例。

  在今日中國,人們已普遍接受了“一周雙休”及“朝九晚五”等新的生活習慣,但這卻是中國政府部門費了大力氣推行才有的效果。而在韓國,使人們生活習慣改變的卻是李健熙。

  李健熙自從1993年開始領導三星“第二次創業”以來,他在三星實行的每天7點上班4點下班的新工作制就改變了整個韓國的日常作息時間安排,而在2003年他又率先推行了5天工作制,此舉亦成為韓國人的新習慣。

  三星是一個公司內部高度集權的企業。在三星,李健熙開口,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雖然有“皇帝”般的威嚴,但李健熙最擅長的卻是傾聽。在李健熙作為三星副會長上任的第一天,父親李秉喆親自揮筆為他寫下了“傾聽”二字。

  即使是在今天的韓國,李健熙的管理風格也算異常保守。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后,韓國越來越多企業變得開放,開始采取更現代、更西化的管理方式。“三星并沒有加入這股潮流,盡管它今天已經是一家業務龐大的跨國公司,但三星依然采用一種非常古老、韓式的管理風格。”一位三星的前員工這樣說。

  在三星內部,“一票否決制”,在Galaxy S III智能手機發布的前兩周,三星前任副董事長崔志成下令,丟棄50萬個藍色手機外殼,原因是他不滿意該外殼的銀條超薄設計。

  三星電子的價值創新中心設在位于韓國水原市的一幢五層樓的建筑里。其頂層有42個宿舍房間,每個房間有兩張床。只有受邀者才能進入這幢建筑物。研發人員在這個創新中心,每周7天,每天24小時晝夜不分地開展創意生成、創意實驗、創意轉化。對于許多產品研發團隊而言,只有解決問題才能回家。

  李健熙把企業當作自己的身體來看待。他說:“每次作結構調整的時候,就像從自己的身上把肉挖掉,非常痛苦。盡管如此,為了應對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的外部環境,提高競爭力,不得不繼續調整組織。”

  “過去,同仁對公司盲目忠心,公司也回報一個終身雇用的保障,是很平常的。但現在,這樣的公司無法發展,同仁也不愿意做像這樣的事。每個人都應該各自盡全力得到自己所該得的,公司則會創造一個可以讓同仁充分發揮各自能力的工作環境,這樣雙贏的關系才能夠相互促進和提高。”

  據彭博社發表的“全球百位大富翁”排行顯示,李健熙擁有資產117億美元,百大富翁排行中位居第97位。 目前,李健熙資產中占比最大的為股票,包括三星電子股份70億美元、三星生命股份40億美元、三星物產1.308億美元等。現金與紅利金額為4.25億美元,位于首爾梨泰院的私宅為1千萬美元。

  今年10月,韓國漢陽大學經濟系教授金在對該校大學生實施最崇拜的韓國人的調查。

  調查結果顯示,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花滑女王”金妍兒分別以14.1%和25.3%的支持率,成為了韓國大學生最崇拜的男女公眾人物。而李健熙緊隨其后,位列第三,排在韓國總統樸槿惠金之前。

  接棒人

  2012年12月,三星電子正式宣布,已經任命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李在镕為董事會副董事長。這一任命標志著他子承父業,朝著掌管這家全球最大的電視機和手機制造商又邁進了一步。

  三星電子在聲明中表示,李在镕從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被提升為副董事長,是公司管理層調整的一部分,旨在引領三星電子未來的增長。

  任命李在镕出任公司副董事長,意味著他接管三星。

  三星電子在聲明中表示,“在認識到李在镕作為公司創新和變革推動者領袖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讓三星電子成為最受寵的品牌之一,并讓公司股東價值獲得相應的增長之后,我們對他進行了提拔。李在镕一直對三星電子智能手機和電視機業務的空前增長做出了無可估量的貢獻。”

  “此舉很明顯,李在镕已是三星帝國的‘儲君’。”韓國財界人士這樣評價。而今年,李在镕被中國媒體選為14位“2013年將影響中國人生活的國際人物”之一。

  李在镕生于1968年,首爾大學東亞歷史系畢業,在日本慶應大學攻讀MBA,于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獲得博士學位。2001年,任三星電子常務助理,后任經營企劃組常務,2009年12月任三星電子副社長,2010年11月升任社長,2012年12月出任副會長。

  作為李健熙獨子,“三代”李在镕已進入了接班程序。但他是否能成功接班并傳承三星不斷求變的生存之道?李在镕是否已經具備了足夠能力繼續領導這家用最古老的管理方式運營、卻生產著最先進的產品、影響力遍布全球的商業巨無霸?

  2013年4月6日博鰲亞洲論壇在海南舉行,博鰲論壇被稱為“亞洲版達沃斯論壇”,政界和財界知名人士相聚一堂。在晚宴致辭上,新當選為理事的李在镕公開秀了一把中文:“今天能夠見到大家很高興,謝謝。”

  李在镕表示,中國是三星集團唯一具備了研發、生產和銷售三個環節的市場。三星集團將繼續在中國致力于創新、研發,加大在高端技術裝備產業的投資,拓展金融產業。

  回國后,李在镕此行最令他驚訝的是中國官員都十分了解韓國和三星。甚至有一家中國研究所專門成立了研究三星的小組,因此深感責任重大。

  不久前與蘋果專利訴訟的失敗,令三星“危機感”陡然提升。美國加州地方法官裁定三星數款產品侵犯了蘋果設計專利,并要求其賠償蘋果10億美元。

  而在此前,三星移動業務主管申宗均曾表示,該公司正在致力推翻“諾基亞此前遇到的設計危機”,因此將目光轉向蘋果,研發了第一代Galaxy S手機。不幸的是,李健熙為三星開啟了“危機文化”,而這條道路卻被美國法院封死。

  李在镕必須找到增長的新途徑,同時還需要應對三星電子第一大客戶、主要競爭對手蘋果的挑戰。目前,三星電子和蘋果正在爭奪智能手機市場。

  韓國《中央日報》近日報道稱,40年前三星電子還是一家制造風扇的小企業,但如今已經成長為世界最大的電子企業。三星成功的原因固然數不勝數,但其中最核心的原因只有兩個,那便是制造競爭力和徹底的模仿。

  但是問題在于,這種優點具有明顯的兩面性。三星的優點只能在那些產業標準已經確定,而且發展方向較為明確的產品和技術上發揮作用,而對于那些目前尚無產業標準、發展方向不甚清晰的產品和技術領域,三星一籌莫展。

  《2030大膽的未來》一書作者崔允植預測認為:“三星將在兩到三年后遭遇增長瓶頸”,而諾基亞、索尼、摩托羅拉等巨頭之所以沒落的事例說明,IT企業保持坐在第一把交椅上的時間平均為3年到5年。想要克服這種情況,創新是唯一的方法,諾基亞和索尼等被擠下第一把交椅,也是因為沒有能夠成功進行持續的創新。

  簡單來說,三星電子如果想持續保持業界重量級地位,就必須創造出領先世界的新的趨勢。

  在2013年11月6日,時隔8年舉行的三星投資者分析日活動上,三星電子宣布了大膽的未來投資計劃:2020年,銷售額4000億美元的目標。未來三星將重點加大對研發和并購的投資力度,每年的研發投資額將達到140億美元。

  家族內斗

  三星會長李健熙掌權數十年,是將三星打造成世界級企業的最大功臣。然而,面對巨大的財產,李家的兄弟姊妹上演了一出宛如韓劇般曲折糾結的爭產大戲。

  2012年2月,李健熙的哥哥李孟熙以及姊姊李淑熙,決定對弟弟提起訴訟,要求李健熙交出從父親處得來的股票,訴訟金額超過一兆韓元。

  面對親哥哥的控告,李健熙怒不可遏,對媒體揚言道:“他真是連一般人都不如!我一毛錢也不會分給他!”

  這場超越四十年的恩怨情仇,必須從三星的創辦人李秉喆說起。李秉喆育有三男五女,這次提起訴訟的李孟熙與李淑熙分別是長男與次女,排行第三的次子李昌熙則已經病故。李健熙是三子,在所有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七。

  李秉喆的遺產并沒有分給李孟熙,事情的源頭是一九六六年發生在三星的“糖精走私事件”,該事件迫使李秉喆辭去三星會長職務,次子李昌熙則被捕入獄。成為公司代理人的李孟熙在上任后,便開始排擠他父親的親信。其中受到最嚴重打壓的,是與他父親關系密切的中央日報社會長,也就是李健熙的岳父。

  到了1969年,又發生“青瓦臺上書事件”,李昌熙寫信到總統府,告發當時重新接掌三星的父親“在海外有非法財產”。李秉喆對此大為震怒,除了開始打壓次子,并懷疑長子李孟熙才是事件幕后的黑手。整個父子內斗過程鬧到最后,是由李秉喆在遺書里指定三子李健熙為接班人作為結束。面對兒子們的背叛,李秉喆至死都無法原諒。

  而次女李淑熙加入這場官司的原因,可能源自于她與LG創辦人具仁會的三子具滋學的婚姻。雖然這起婚事是兩家企業的創始人在打高爾夫球時決定的,但是三星進軍家電產業的舉動,卻讓LG的具仁會大動肝火,導致兩家翻臉。

  為此李淑熙曾向父親哭訴,但李秉喆卻說:“你還是我的女兒嗎?三星的股票我一股都不會給你!”最后,連李淑熙在三星擔任要職的丈夫,也被迫離開了三星。

  李秉喆的八個孩子中,除了李健熙接掌三星,長女李仁熙則從他的遺產中繼承了醫院和高爾夫球場等資產,并另外成立了新的集團企業;而五女李明熙也于繼承了百貨公司等資產后,成立了“新世界集團”,并擔任該集團的會長。

  因為在財產訴訟大戰后發表強硬言論,李健熙后來表示,此前因私人問題而表露出了個人情感,他鄭重向國民們致歉。

  李健熙說,今后不會再參與訴訟,所有問題都會交給專家處理,而他本人會集中精力來壯大三星集團。

責任編輯:lyn

相關熱詞搜索:李健熙 三星

上一篇:張浩:家居行業也可以用好信息化
下一篇:“掌上浙一”探索醫療服務新模式有成效

分享到: 收藏

專題

more>>

中國軟件園區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第三屆中國大數據...

2018年12月11日下午,作為第十一屆中國信息主管年會的..
Email:

藏經樓

more>>

論壇熱議

more>>
欧洲超级杯